谭家哲《论语平解》介绍代专栏导读 西部佛学网

尊龙app下载

2018-10-22

本期讨论《论语》的四篇华梵大学在读硕士生的文章都以谭家哲教授的《论语平解》为主要文本。

对于谭家哲先生,大陆学界似乎并不熟悉。

恰逢伍至学老师赠阅此书,通读之后,颇为感慨。

《论语》作为一部儒家经典,既为百姓及学者熟知,又为各种亚文化的解释过泛。 在儒家思想自身立场上的解释反而往往遮蔽太多,令人难窥真意。 这种困境固然有文本自身特点客观造成,但是也与学界对《论语》的研究缺乏真正依据文本深度阐发的用心相关。

谭先生熟悉西方哲学思想的大传统,特别是学院派的哲学讨论。 《论语平解》一书在回应西方哲学以及澄清儒学自身哲学特质方面,有真正《论语》经学哲学意义上的建树。

即使讨论的诸多结论也许我们不一定认同,但是,在现代意义上重新阐发《论语》思想依然有非常重要的开拓之功。 在很大程度上,新儒家的理论建构如果说是从程朱陆王的道学家传统建构儒家哲学的延续的话,我们在谭先生的讨论中更多的看到的是通过《论语》的经学传统呈现儒家哲学的努力。

该书按照《论语》篇章顺序解读其中的儒家哲学。

作者首先依顺传统研究的惯例,介绍《论语》成书过程、编者、体例等,同时介绍了自己理解的《论语》编者及《论语》体系的架构。

作者通过对二十篇的主旨的概括,分别讲解了立足于现时代必须讨论的一些新问题。 这些问题有些是程朱理学应对佛老的现代翻版,有些则是契合儒家面对的实践困境和种种批评立足《论语》理解的回应和思考。 具体而言,从遵循儒学精神上看,谭家哲先生对儒家之道的真实性的概括、始终以人为对象的界定将人与人性的道理区分于以物质世界为本的物理,强调了儒家哲学的基础是以人性道理为基石传统。

谭先生通过对人格、人性的真实概括了儒家真实性的道。

这个概括有宋明以来的理论渊源,但是同时也有在应对西方哲学问题的讨论。

该部分的讨论是当代儒家哲学思考的基础性问题,是《论语》解读在现时代不可忽视的重点。 另外,对儒家之道实践视角及其困境的检视也是本书一大亮点。 今年学界儒家热点“港台新儒家和大陆新儒家之争”随着年终将近也已初步平息硝烟,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新儒家即使从精英学者圈的讨论来看,似乎也非常狭隘,儒家或者儒学在大陆或者台湾都远远不限于本年度热议的范围。

平心而论,儒学或者儒家在二战后的命运并不容乐观。

传统儒学的制度性基础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一方面使得儒学的情怀在精英学者层面大多只能以隐者的姿态独善其身,在大众生活的层面只能破碎的残存在百姓浑浑噩噩的生活。

另一方面,种种出于启蒙以及人性向善、文化需求的激发,作为“游魂”的儒家思想又不断的需要重新回到“通经致用”的儒家传统,民间激发和学界调整都呈现出了这一新的趋势。 这个传统不是学术体制内要求创新和思想体系建构的儒家哲学,而是更朴素的急切的对生活日用的安顿。 这种安顿以学术传统来看,在修齐治平各个层面已经有了非常细化的现代学术分工,但是,经学实践的传统在《论语》视角下,一直是整全的启蒙教育直接上手的人文基础。

现代学术分工视角下的修齐治平的研究恰恰不是传统儒家哲学对人的安顿方式。

谭先生《论语平解》中对于实践中遇到的困难的解释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的问题,而不是急于体系的建构或者对现代学科分工的回应。 将置身于现代社会的人的教育摆在《论语》面前,我们还有怎样的自我教育和安顿的可能?这才是该书平解《论语》的要义所在。

应该说,任何一个真正希望通过《论语》修身实践的人都会面对同样的问题,也许我们的答案会不同,但是出于实践的目的解读《论语》应该是我们把《论语》读出《论语》味的首要前提。

本期专栏收入的四篇论文在具体的儒家思想要点上都有细致的解读,但《平解》一书大陆没有发行,为了方便读者更多的了解内在的关联,故赘言如上供参考。